2006-09-25

我从来不推卸责任,所以都是我的不对。我们从此天涯相隔,应该都是我的不对吧。
为什么你们都可以理直气壮的走呢,我完全不明白。

泪干的小熊晒干了就好。

我缩在阳台的角落里面哭到浑身颤抖。这样的结果或许还是很完美,从泪水中来,从泪水中去。
我决定再也不提寂寞这样的字眼,我们这样美好而光鲜的活着,为什么非要去触及那些暗淡的事物,我们只要笑,只要不停的笑就够了。

请一定要走好,在必要的时候把我忘干净。
我这样卑微而又怕生的物种,再也不值得任何人来遇见。

妹妹说姐姐姐姐我来给你力量,我搂着别人的小熊娃娃一边笑一边拼了命的淌着眼泪。秋天的夜里面有点冷,在阳台上面睡过去又醒来。

越来越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,难道是为了越来越接近我不喜欢的衰老吗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妹妹说,信和不信的心,信和不信的生活,完全不同,一定要晴朗得存活。

我信,我当然信。

我再也没有见过那年那么光滑的月亮了,亮的像是一轮冷掉了的太阳。

我也冷掉了,可我和月亮都还活着。

2006-06-06

我说过,每次去见了那些家伙回来就会很感慨,总是会唏嘘不已——其实感情这玩意,真实的总是不如想象来的痛快。

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一个人,连一次刹那间的心动都没有——这一点我和yoyo并不一样,虽然说我和yoyo在很多方面都可是算是那么相似的家伙。

yoyo,我的亲爱的yoyo,每一次都会义无返顾的爱上一个男孩子,然后在爱欲波涛汹涌的时候偃旗息鼓,莫名的静下心来离去。这是多么让人无可奈何的作风。可是,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觉得她的习惯不够美好,我还是会站在她的身边——你知道我有多溺爱你,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我们一直互相依赖。

我始终觉得我会爱上一个人,一个不太可能会爱上我的人,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,yoyo说,因为每次想得到什么最后都可以得到,所以有时候我会觉得一些事情真的无关紧要——说这些的时候,我们坐在一个陌生的餐厅里面吃饭,窗户玻璃外面是我没来过几次的陌生城市——因为彼此熟悉到了不需要去掩饰的程度,所以,我们总是会把自己的想法向对方表达的很直接。那些来自一个女孩子的直接而无畏的言语,会让我变的冷静而镇定——我们之间总得有一个人需要理智,只是需要而已。

那天yoyo喝醉酒的时候我坐在她身边,我对面坐着的是yoyo曾经心动也许现在仍然有感觉的那个男孩子——她总是会喜欢上那种清爽的男孩子,她喜欢看上去很简单的事物。那个男孩子对初识的我偶尔会露出青涩的表情,所以即使我不曾预先知道事实,我还是会觉得这是会令yoyo心动的男孩子。我们在这方面的喜好并不相同,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了解——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样子的男孩子,yoyo有时候会说你需要一个男孩子呢,但她也只是知道我需要,而不是喜欢。

我突然又想起来那时候yoyo说的话了,那时候我们大概在上高二吧,她对妈妈说,我总是觉得一辈子面对同一个人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。我笑着问yoyo,你还记得那时候阿姨说了什么吗。她很茫然的看着我,没有任何印象。当时她妈妈看着她,说,你有这种想法了才真的叫做恐怖呢……

……

最近总是有朋友说我很博爱,因为她们常常会看见我和不同的男生在一起——呵呵,每次听到这些我都当是在听故事一样,一瞬间就满脑子都是那些文诌诌的语句来,什么风花雪月,什么物是人非……可是像我这样傻的家伙,和再多的男生在一起也不会碰撞出什么——我只是越来越不习惯那些所谓的善意的同情了——我明明活的很好,却被当成了病人。

还是时常感觉良好的觉得自己是个孩子,在有月亮的夜里面会开心的手舞足蹈,喜欢睡懒觉做美梦以后醒来的感觉。其实我还是有很多的喜欢。我喜欢躺在草地上面发呆;喜欢一个人在球场的角落里面打篮球打到精疲力尽;喜欢心血来潮的时候每天跑去图书馆借书看……

其实,我们还是有权利把自己看成孩子的,我们还不急着长大的,还是可以慢慢长的,一边成长,一边等。等到雾气起来,等到明天开始。

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